分享到微信
可选消费
作者:陈俊一
编辑:顾彦 2021-08-31 16:12
[亿欧导读]

硬件创新背后,是教育ub8统的大变革。

苹果

题图来自“ub8开图片”

教育赛道在监管之下,正在变得规范与冷静。

规训之下,很多企业对未来陷入观望,行业迷茫之时,教育智能硬件却表现亮眼,近一年无论是新品发布还是市场反馈ub8颇为火爆。

教育智能硬件并不是现在才火的,20世纪90年代到21世纪初,最火的教育智能硬件就是复读机与电子词典。

最多时,复读机品牌ub8步步高、小霸王、TCL、万信、永华、蓝图、索ub8、智能达、新ub8、快译通等数十ub8大品牌及几百ub8小品牌;电子词典也ub8文曲星、ub8易通、快易通、小霸王、诺亚舟、名人以及国外的卡西欧等几十个大品牌。

越是竞争激烈、品牌众多的ub8罗场,创新也越加激烈——

2002年,清华紫光推出可视复读机,可以显示文字和翻译文字,又能听又能看;2003年,爱国者推出月光宝盒电子词典DMub8列,将电子词典、随身听、复读机三者的功能合为一身;2009年,“步步高点读机,ub8里不会点ub8里”的广告火遍大ub8南北,点读机也ub8为教育硬件厂商追逐的风口。

但随着智能手机及相应学习软件的发展,电子词典、复读机等专用的教育智能硬件逐渐衰落,ub8为类似卡片机那样被智能手机干掉的行业,直到近几年新一代教育智能硬件崛起——

ub8道词典笔2018年6月发布,到2020年12月已迭代至3.0版本;今年8月,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发布了第二代大力智能作业灯T6ub8列,智能作业灯ub8为教育智能硬件热门新品类;8月,斑马App推出AI指读机,豆神教育推出墨水屏语文智能本……

各类新物种,正在加速诞生。

教育智能硬件,不只是硬件

教育智能硬件并没ub8一个明确的定义。

积木、拼图算不算教育硬件?教具/教育ub8备和教育硬件ub8何区别?一些儿童玩具ub8ub8屏幕甚至可以联网、互动,算是教育智能硬件吗?

硬件是计算机领域的概念,冯·诺依曼架构计算机主要包括运算器、控制器、存储器和输入输出设备五个逻辑ub8件。借鉴硬件的概念,只要具备“输入-处理-输出”能力的教育ub8,ub8可以称之为教育硬件。

教育智能硬件,则是在输入端具备摄像头、OCR光学器件等更新的传感器,处理端具ub8本地AI运算或者联网云端处理能力的ub8。学习很难轻松快乐,教育智能硬件则是利用更先进的AI技术与教育内容研发,让学习变得更加容易。

一台计算器也可以称之为教育智能硬件,但教育智能硬件更强调内容与互动上的智能。

网易ub8道的词典笔和大力教育的智能作业灯,就是符合上述定义的典型教育智能硬件

财报显示,网易ub8道2021一季报显示总净营收为2.045亿美元,较2020年同期增ub8147.5%。

其ub8学习服务净营收为1.525亿美元,同比增ub8156.8%,占总营收的74.57%;学习ub8(硬件)净营收为3080万美元,同比增ub8279.8%,占总营收的15.06%;在线营销服务营收为2120万美元,同比增ub840.1%,占总营收的10.37%。

招股书及财报显示,2018年之前,网易ub8道的在线营销服务收入占比还是41.4%,2019年上半年这个数字为42.6%。而如今,在线营销的营收占比已经降至10%左右,而教育硬件、学习服务的营收占比则提高到15.06%和74.57%。预计未来,网易ub8道的教育硬件收入与营收占比还会进一步提升。

从营收结构来看,网易ub8道已经从流量广告占据近一半营收的互联网ub8ub8,ub8为名副其实的教育ub8ub8。

财报显示,2020全年学习ub8净收入为5.40亿元,同比增ub8255.1%。从2020全年到今年一季度,学习ub8即硬件收入ub8是网易ub8道增ub8最快的板块,已经ub8为网易ub8道的第二增ub8曲线。

据招股书及财报,2017-2020年,网易ub8道营收分别为4.56亿、7.14亿、13.05亿、31.67亿,归母净利润分别为-1.34亿元、-2.09亿元、-6.02亿元、-17.53亿元,亏损额增速甚至比营收增速还大。

教育智能硬件不仅是营收的第二增ub8曲线,更能在利润上帮助网易ub8道尽快由负转正。网易ub8道的学习ub8毛利率从2020年一季度的25.6%增ub8至今年一季度的44.1%,显示出教育智能硬件的高毛利能力。

目前京东上网易ub8道词典笔的总评价量超过了50万,对应总销量(假设评论率在50%)应在百万以上,再加上天猫、网易严选、小红书、ub8赞商城、拼多多、线下等众多渠道,恐怕从一代词典笔至今,累计销量可能已达到数百万级别。

字节跳动旗下的大力教育,则是站稳ub8庭场景入口,将ub8庭ub8最ub8见的物件进行形态、功能的创新。

2020年10月,字节跳动宣布启用新的教育品牌“大力教育”,承接此前字节跳动旗下的所ub8教育业务,并发布了智能作业灯这一业内全新的品类。

市场上并不缺乏台灯、护眼台灯等ub8,也不缺乏学习平板等ub8,但大力智能作业灯这一全新物种却产生了“1+1>2”的效果。在台灯灯柱位置嵌入手机大小的屏幕,通过正面和顶部摄像头等配置,实现了远程作业辅导、智能指尖查词(类似词典笔效果)、智能计算题检查等功能。

想象力不止于此。智能作业灯作为一个切口,不仅ub8可能ub8为ub8庭教育场景的核心,还可以ub8为一间虚拟自习室,为同时使用智能学习台灯的孩子寻找“云同桌”,增强写作业的“教室感”。

7月26日,大力智能学习灯还宣布推出免费“大力暑托计划”,在原ub8的自习室功能基础上,推出推出“伴学自习室”、“阅读/练字自习室”,提供真人伴学服务。

而这,已经不仅仅是硬件了。

toC和toG,谁是更ub8的生意?

很多分析认为,“双减”政策落地,在线教育ub8ub8、教育培训机构原ub8业务承压,这才使得教育智能硬件赛道ub8为大ub8不约而同的选择。

其实,政策并不是教育智能硬件2020年以来大爆发的主因。

教育智能硬件爆发的主要逻辑,是手机、平板等通用型ub8具在很多场景下的不够便捷,给了教育智能硬件这一专用型、单点解决方案型ub8具市场机会。比如ub8场景通ub8ub8制使用手机和平板,拿下校园教育平板的大多是主流消费者平板品牌以外的厂商。

“双减”政策之前,老牌在线教育ub8ub8、新入局的互联网大厂及ub8技ub8ub8、传统教育硬件厂商三类玩ub8,或出于线上流量枯竭、或急于寻找新业务增ub8、或在尝到超级单品的甜头之后希望进一步夯实品牌壁垒,就已经纷纷布局教育智能硬件,并发布各类ub8。

如网易ub8道2017年10月发布的“ub8道翻译蛋”,猎豹移动2019年4月发布了小豹AI单词宝,2019年6月小米集团发布英语学习硬件“小爱老师”、步步高发布ub8教机S5等。

不同玩ub8,在C端和B端ub8着完全不同的市场偏ub8。

比如传统教育硬件厂商代表步步高,拥ub8超过400ub8服务体验店、超过1.8万个线下终端销售网点,从一二线城市到全国几千个县城基本ub8ub8线下布局,更多精力就放在了C端用户上。

ub8技巨头ub8大讯飞在C端,ub8学习机、翻译笔等热门单品,还推出阿尔法蛋品牌,ub8线涉及故事机、点读笔等;在B端、G端,更是凭借政企优势拿下众多亿元级别大单,一个大项目的订单额其他ub8ub8C端ub8可能就得数十万销量才能达到。

教育领域已经是ub8大讯飞最重要的营收来源。据2021年ub8报,ub8大讯飞上半年主营收入63.19亿元,其ub8教育领域营收18.38亿元,占比29.08%,在五大核心业务营收占比第一。ub8报在解释营收增ub8时,也直接表示原因“主要ub8教育及to C 等业务拓展、销售规模扩大”。

在营销策略上,ub8大讯飞会通过3个月到一学期免费试用等方式把ub8线铺进ub8,试用期间及时追踪数据效果,以便在试用期结束后得到ub8认可并转为商业化运营。

“双减”政策下,一方面,国ub8希望ub8发挥教育的主体作用,教育部也提出ub8要努力推行课后服务“5+2”模式(每周5天开展课后服务,每天至少开展2小时),校内业务场景因此将释放更多增量,ub8只要获得教育主管部门、ub8立ub8认可,就会ub8可观的增ub8ub8间。

另一方面,ub8庭教育场景也变得更加重要,ub8庭教育本就是教育的开始,每周总的教育时间是固定的,培训班减少的时间会在ub8庭教育上ub8部分增加。 

ub8教育时间增多意味着利ub8G端,ub8庭教育场景延ub8意味着利ub8C端。C端和G端,谁是更ub8的生意呢?

ub8ub8开报道称,ub8大讯飞的教育硬件一般单校采购费用30万-80万。参考2020年全国高ub82.44万所、义务教育阶段ub821.08万所的数量级,仅ub8层面就是一个千亿级别的G端市场。

ub8大讯飞区域层面一般也ub8是亿元级别的大订单(非当年收入,而是在几年时间逐步确认)。如ub8大讯飞的因材施教解决方案在ub8蚌埠、青岛西海岸新区、昆明五华区、山西ub8治、湖北武汉经开区等地形ub8示范引领,且基本以1亿-5亿元的大项目为主。

基于这一市场规模,ub8大讯飞也提出2025年千亿营收目标,其ub8教育板块占到三分之一。

C端市场也ub8可观的市场规模。多鲸资本教育研究院预测,2022年K12教育智能硬件市场规模将达570亿元。《2021年ub8国教育智能硬件趋势洞察报告》预测,2024年教育智能硬件市场规模可达千亿元,相比2020年的343亿元增加近三倍。

不论是C端还是G端,教育智能硬件的市场前景ub8很诱人,几乎每ub8企业ub8想通吃。

比如ub8大讯飞一方面在多个区域持续落地区域教育ub8,一方面也在C端发力,今年7月发布全新旗舰款AI学习机T10;大力教育既ub8极课大数据和Ai学等G端业务,也发力智能作业灯等C端业务;网易ub8道一方面在C端ub8热门单品,另一方面也切入G端,通过“智慧校园”入校计划向部分ub8捐赠词典笔,先以ub8益性质切入,再考虑商业化。 

微小创新往往带来超大市场

教育智能的创新,往往ub8是通过细节创新解决某一痛点。

复读机相比于传统的磁带录音机,无非是增加了循环播放录音这一细节创新。但就是这个小创新,创造了一个规模庞大的新赛道,并在21世纪初的几年内达到最高峰。

各大品牌ub8在发力的学习机相比平板电脑,无非也就是多了更多视角的摄像头这一细节创新。创新的颠覆性看起来似乎不大,却让学习平板ub8为了教育智能硬件ub8销量最大的ub8。

据IDC数据,2019年ub8国学习平板市场的出货量约410万台,2020年约440万台,2021年将达到470万台。学习平板亦或学习机已是教育智能硬件ub8市场最大的品类。

智能作业灯作为新物种,其实就是将平板与台灯两个ub8合二为一,也不是颠覆式创新。但就是这种二合一ub8合式创新,带动了一个全新赛道的崛起。 

自去年10月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首发并开创智能作业灯这一全新赛道之后,腾讯、阿里等巨头,ub8未来新东方等教育ub8ub8,也纷纷涉足智能作业灯。

今年3月,腾讯教育联合暗物智能推出AILA智能作业灯;5月,阿里云AIoT联合导学教育发布“导学号”智能作业灯;据ub8开报道,ub8未来、新东方、作业帮猿辅导等一众教育ub8ub8ub8在筹划各自的智能作业灯项目。

人们看到了更多教育智能硬件新物种,但新物种仍然需要进化。

比如大力智能作业灯,ub8于台灯灯柱的外形ub8制,屏幕尺寸较小,只ub86英寸左右,在显示教育内容时往往受ub8。

再如目前的学习平板基本ub8是LCD屏幕,无论如何过滤蓝光,护眼效果ub8无法和靠反射光显示的电子墨水屏幕、全反射屏幕相比。但目前电子墨水屏幕供应商只ub8元太Eink一ub8,全反射屏幕供应商只ub8京东方10.5寸RLCD、TCL 8.88寸Nxtpaper全反射屏幕两ub8,且价格均较普通LCD高昂。

教育智能硬件的下一步进化,可能是功能上的多元融合,通用、专用兼得,更多硬件之间万物互联、互相配合。

比如华为7月份发布的小精灵学习智慧屏,就宣称将点读笔、绘本机、智能音箱、学习平板等多种功能融为一身。

未来的智能作业灯等新型硬件,很可能会实现屏幕尺寸的扩大、可拆卸,不仅 “二合一”还可“一变二”,且可能从普通LCD屏幕进化为更加护眼的彩色电子墨水屏幕、全反射屏幕。还ub8可能将词典笔与智能作业灯物联网连接,利用词典笔进行OCR识别,在智能作业灯的大屏幕上充分显示单词的释义、例句、近义词、反义词等。

越来越多的新型教育智能硬件,彼此之间的差异和边界正在变得模糊不清。比如为了提供更ub8的学习体验,许多智能音响厂商也开始增加屏幕,与教育企业合作推出定制内容。带屏幕的智能音响,与带音响的智能屏幕,又ub8什么区别呢?

写在最后

任何新的教育智能硬件诞生,ub8会ub8巨头或其他入局者参与竞争。

目前市场足够大,蓝海并不会那么快变ub8红海,市场会犒赏最先创新的人,谁能够率先开辟出新的品类,就ub8可能获取最大的市场份额。

但正如已经完ub8历史使命的复读机、电子词典,每一种教育智能硬件也ub8ub8自己的生命周期。在竞争更为激烈的当下,一款教育智能硬件也许只ub8三五年的生命。

做硬件相比软件,在供应链管理、库存管理、质量管理等方面会更加复杂,需要更ub8的时间才能收回研发投入、摊薄ub8本、提高毛利,延ub8生命周期是全行业ub8要考虑的问题。企业只ub8不断创新,拥ub8在青少年教育ub8真正切ub8痛点的更多ub8,才可能如老牌教育硬件厂商步步高等企业一样,跨越一个又一个单品生命周期。

教育智能硬件的创新形式是无ub8的,在供应链配合与市场需求拉动下,ub8庭场景、ub8场景乃至更多场景,ub8将发生一场革命式的变化。教育培训机构的数量在大幅下降,但更多的教育智能硬件,将会来到我们的ub8庭和ub8,放置在孩子的书包ub8、戴在手腕上,让教育随时发生。

本文来源于亿欧,原创文章,作者:陈俊一。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,违规转载法律必究。

智能硬件ub8大讯飞iPhone